【音樂】每個人心裡都藏著一首李宗盛

2013.09.15 | Music


 
 

194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國作家赫曼赫塞,他寫過一部長篇小說〈流浪者之歌〉,內容是改編佛陀悉達多求道的故事,故事的後半,悉達多在一條大河邊的擺渡生活中得到心靈的平靜,但這樣的生活,卻逼走了他唯一的孩子,他的孩子因為不願意過如此貧困又無趣的生活,便背著悉達多離去;就像悉達多當年,為了找尋佛法不顧父親的反對,毅然決然地離開家一樣。生命就像一條長河,看似不變,事實上,每分每秒都在不斷地往前流,有些音樂人也是如此,看似一樣的念字唱腔,一樣的談著人生與愛情,但在那些聽起來平淡的字句中,有著生命的流動與感觸。而那些斗轉星移往往出乎你我的意料之外,每每醒過來,只剩下無限遺憾。

 

 

   彷彿,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首李宗盛

 

年輕的時候對李宗盛的作品其實沒有多大的感觸,甚至覺得有些老派,更不懂他那種唸唱的表演方式為什麼會有人喜歡。這兩年漸漸發現,原來,那是一種歲月的歌,真正的理解那些看似簡單的歌詞,是需要很多很多生命的蝕刻後,才能體會。第一次被他的作品打動,是高中的時候聽了光良演唱由李宗盛寫詞的〈傷心地鐵〉,這首歌裡道盡了一段感情裡的最後一幕該是什麼模樣,包含著深深的無奈與不捨。後來的時光裡,漸漸地開始明白「努力愛一個人,和幸福並無關連」〈寂寞的戀人啊〉,人在愛情裡終究「感性贏了理性那一面」〈陰天〉。李宗盛也活在他自己的愛情裡,活在他跟林憶蓮的那段感情裡,在李宗盛的眼中林憶蓮究竟是那朵堅強的〈鏗鏘玫瑰〉還是只能孤獨的訴說著〈夜太黑〉,我想我們不得而知。

 

其實這些歌曲,坦白說,並沒有讓我跟李宗盛這個人繫聯在一起,因為他的歌聲太獨特,很多觸動我內心的他寫過的歌都是透過別人唱,鮮少有人會注意作詞作曲的人是誰,直到這陣子聽了「縱貫線」的作品,看了許多他們演唱會的片段,聽到了李宗盛的〈給自己的歌〉,那讓人醒過來的一個巴掌,才開始發現,一直以來那些在深夜裡、在一個人開著車時反反覆覆聽著的那些歌,原來,都是李宗盛。

 

那些對生命、對愛情,低吟的唸唱都是李宗盛對生命的感觸,透過那種瑣碎的不按節奏的唸,一點一滴的唸進你我心裡最柔軟的那一個部分,突然發現,在生活裡,我們頻頻回首、恥於開口求救、在長河彎彎的漂流過程裡,翻越了每一個「山丘」,也喚不回自己。

本文同步刊載於:WINE MUSES 【我最討厭想標題】

關於IAN:音樂電影閱讀與養貓的憤青。

【音樂】從〈永遠不回頭〉的〈七匹狼〉到〈總鋪師〉的〈三八阿花吹喇叭〉

【閱讀】《不愛會死》

IAN

IAN

音樂電影閱讀與養貓的憤青。

列表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