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噢!柏林男孩,一種最真實的荒謬。

2014.01.16 | Movie

 

 

上個世紀也是當代最偉大的哲學家海德格,提出了一個對於人是怎麼知道生活中的困境的一個重要的隱喻,他說,當我們在使用鎚子的時候,我們從來沒有想過,什麼是鎚子,直到有一天,這個鎚子壞了,不能再幫我們釘東西的時候,我們才意識到,啊!釘鎚壞了,我釘東西的工具壞了,糟糕!在我找到新的工具前我無法工作,我的工作會落後,我該怎麼樣修理或是再找一把新的鎚子。

 

 

人們對生活的反思通常是在尋常生活出現問題,也就是生活本來的意義斷裂的那個時候開始的,比方車子不能開了,工作丟了,學業中斷了,女朋友跑了,甚至於是死亡,這些元素都會順著緩慢的時間之流在這部電影中出現,最後構成最尋常的一種荒謬。當然,這些都會荒謬都曾經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過或聽到過,在這些尋常的意象帶領下,我們開始漸漸地進入一趟自我探索的旅程,我會覺得這就是這部電影吸引我一看再看的地方。

 

一種最尋常的荒謬

 

在〈噢!柏林男孩〉這部電影裡,帥氣可愛看似一帆風順的三十歲大男孩,開始意識到生活中的斷裂與荒謬應該是從一杯咖啡喝不到的開始,然後,漸漸地生活中的所有結構緩慢地一塊塊崩解開來,從女友離開、駕照吊銷、遇見突然崩潰的詭異新鄰居、提款卡被吃掉、以前嘲笑過的女同學再次出現、失學被父親發現,於是,這一連串的荒謬都被不可思議地連續性的一次拋擲在一天的生活之中,每一段出現的詭異荒謬都一次次的推著主角去面對他自己,包括他自己的生活與人生,而那些偶然出現的荒謬,其實都是他自身生活過往以來的錯誤所造成,有些似乎更清楚的暗示他,這樣子的人生是會出問題的。然後他對於這些事件的解釋與處理方式,就可以看出他的性格與為什麼會發生這個問題,在輕鬆且慵懶爵士樂的穿插之下,整部片卻又刻意地以黑白色調為底,隱約透露出這部電影背後的思考是非常深沉的。

 

 

記得我上一部那麼喜歡,看完馬上去找原聲帶的電影,應該是有著電影與美食Fatih Akin導演的〈靈魂餐廳〉,而且對裡面的配樂非常喜歡,其實我也沒看過幾部德國電影,這部電影的配樂也非常讓人喜歡,那種喜歡是由於恰當好處,無論音樂進場或出場的時間都來的非常地恰當好處,不知道這種精密的接合是不是原自於德國人的個性,但反觀這兩部電影該輕快的時候卻又非常地鬆散,讓人彷彿置身在那些場景之中,但是,一轉眼,現實又會冷不防地賞你一巴掌,亦如你我人生的翻版一般。

 

圖片來源:http://2013.sehsuechte.de/wp/wp-content/uploads/2013/04/Niko-Tom-Schilling-bei-der-heissersehnten-Tasse-Kaffee1.jpg


 

本文同步刊載於:WINE MUSES 【我最討厭想標題】

關於IAN:音樂電影閱讀與養貓的憤青。

【電影】楚浮─夏日之戀(Jules et Jim)

【電影】白日夢冒險王,還是差了一點。

IAN

IAN

音樂電影閱讀與養貓的憤青。

列表最新文章